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636672879

应用领域Industry news

您的位置:主页 > 应用领域 >

中国建设机械职业教育网

2020-08-01 01:27

  通讯:“遇到中国老师,是我的幸运”——中国职业教育项目助非洲国家培养技术型人才

  走进地处内罗毕闹市的肯尼亚技术大学,来自多个非洲国家的学生正在大型操作间内忙碌地操作着中国制造的数控机床。

  23岁的赞比亚女孩姆万萨站在蓝白相间的数控机床前,聚精会神地操作着机器,几个男同学在一旁认真观看。姆万萨沉静和自信的神态,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这个小团队的核心。

  姆万萨正在为将于本月底举行的非洲职业技能挑战赛做准备。这是中国航空技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中航国际)举办的海外企业社会责任项目。该项目将为来自非洲各国的参赛者提供近两个月的相关培训,再通过比赛形式给予学员奖励。

  近年来,为了帮助非洲国家培养职业技术人才,助力非洲工业化进程,中航国际分别与肯尼亚、乌干达、赞比亚、加纳、加蓬等国教育部合作开展职业教育项目。中航国际不仅为对方提供教学设备,还从中国选派老师来到非洲,手把手将职业技能和经验传授给当地青年。

  据中航国际职业教育项目经理赵磊磊介绍,以肯尼亚为例,2010年,中航国际与肯尼亚教育部签署职教项目一期合同,为肯尼亚建设10所职业院校,并提供院校规划、专业设置等“一揽子解决方案”。2013年,双方签署职教项目二期合同,在肯尼亚全境134所大中专院校开展机械加工、电子电工、汽车维修、机电一体、焊接、制冷、农产品加工、酒店管理、土木工程、农机维修10大专业技能培训,计划在2020年底前培训约1500名教师和15万名学生。

  负责机器调试的韩江自中肯职教项目启动就来到了肯尼亚。他亲眼见证了肯尼亚技术大学学生从对操控机床一无所知,到能够熟练操作、加工机器零部件的过程,打心眼里为这些年轻人感到高兴。“用中国教师、中国设备为非洲青年提供培训,目的是把技能转换成实实在在的效益。”韩江用质朴的话语道出职教项目最真实的初衷。

  来自肯尼亚西部的姑娘阿乔玛,从小就想成为一名工程师。“人们总是说‘女人做不了好的工程师’,我想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们错了。”

  阿乔玛所在的技术培训学院,恰好是中肯职教项目涵盖学校之一。2016年,阿乔玛被学校推荐参加非洲职业技能挑战赛,她所在的团队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赛后不久,阿乔玛便受聘于一家肯尼亚制造公司,为员工培训机床操作技能。这在青年就业率仍处低位的肯尼亚是非常不错的工作。

  阿乔玛说,她的梦想是在家乡开一个工作室,向更多肯尼亚青年传授操作机床的技能。“我的家乡很偏僻,很多人不像我这么幸运,能够遇到中国老师的指导,能够有机会参加非洲职业技能挑战赛。我希望家乡的青年都能掌握这些技能,依靠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像阿乔玛这样的非洲青年的经历,令正在中肯职教项目进行暑期实践的清华大学机械系博士生汪泽很是感慨。和学员们的交流加深了他对非洲工业化的认知,也让他意识到中国可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做出的贡献。他认为,非洲国家不能完全照搬中国的工业化经验,非洲有自身特点,需要因地制宜。“相信在工业化技术和人才培训方面,中国可以成为非洲的好伙伴。”

  德国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双轨制教育体系,也是让德国制造遥遥领先于世界平均水平的基础。

  但德国的职业教育基础,却在于从小培养孩子的兴趣。我们要承认,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擅长读书考试拥有优异成绩的,德国孩子小学四年级开始分流,决定去将来直通大学的文理中学,还是其他类专科学校,而这其他学校包括了类似于国内的技校,中专,混合类学校(包括上述各种形式)。

  在这里不得不再次提到德国的全民福利,是这些生活保障的福利,让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并不会把读大学当作唯一的出路。一名技校毕业的机械师,在从十几岁就开始的机械修理领域,随时间推移越来越专,等到读大学毕业的同龄人走上工作岗位时,他已经是一名专业的高级机械师了,此时的税后工资与刚毕业的大学生工资相差不大。

  他的经验,就是他的饭碗。很多很多的德国人是会追随自己的兴趣爱好,走向职业的。

  一位喜欢玩泥巴扒拉树叶下小昆虫的孩子,也许并不爱数学,他在接受学校的全面知识时可能心不在焉,他也许没有外文天赋,但是他很喜爱动物,爱钻研各种花草植物,他也许进不了大学学习生物学,但是他经过职业学校的培训,在他最擅长最喜爱的领域,可以成为很好的动物管理员,自然药剂师,芳疗师等等等等,并不需要到大学经过专业理论研究学习。

  让最擅长和充满激情热情的人在自己喜爱的领地里深入研究,这是再完美不过的事情,他们可以更轻松做到极致,也很安于这种劳动带来的满足感。

  德国各行各业为何会有名匠,原因很简单:大环境降低了每个人的焦虑,人们得以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深一步的发展,孩子和家长们在选择读大学做科研还是致力于个人擅长的领域时可以负担很小。

  德国有很多小作坊,很多手工业者,有无数的小企业能在业内做成全球的金字招牌。

  他们琢磨着那些细小的钟表,打造着精致的皮包,除了那些家喻户晓的宝马奔驰奥迪,各种名品厨具福腾宝和菲斯勒,他们创造出麦森瓷器,相机莱卡,西服Boss,钢笔万宝龙,水龙头的劳斯莱斯“Dornbracht”,格拉苏蒂和朗格手表,泰迪熊Steiff,在环保和质量上超级出众的吉满纸业Büttenpapierfabrik Gmund,辉柏嘉的彩色铅笔... ...

  一切都来自孩子们小时候接受的鼓励教育和国家对教育的多样化实施。国家保障了这样的人获得足够的社会和人们的尊重,在各自的领域上发挥自己独特的魅力。

  让兴趣爱好引导职业,德国社会提供给名匠以得天独厚的环境。也是德国职业教育同其他国家和教育体系最大的不同。

  在前年,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没有职业教育的春天,就没有教育的春天》。职业技能教育本来是教育重要的组成部分,非常重要,但长期以来,职业教育不被重视 ,一方面,有水平的职业技术学校不多,另一方面,愿意去读职业学校的人也不多,绝大部分人都想上高中,考大学。前段时间我看到一组数据,我高考那一年(1991年),大学的录取率是21%,而现在,大学录取率达到的70%以上甚至达到80%。大学的规模越来越大,从侧面也反映了职业教育举步维艰,不被重视。

  职校有不少学生的文化学习基础不好,考高中升大学无望,因此选择读职业学校,学一门技能。确有不少人认为职业教育就是差生教育,因此很多家长并不愿意把孩子送到职业学校去。这除了是观念问题,还有一个社会引导的问题。大家都明白,中国现在缺少的不是大学生,缺少的是有真本事真技术的高级技工,技术人才,一所名符其实的职业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能来之即用,应当是备受欢迎且待遇不错的,可惜我的现在大都只看文凭。在欧洲一些国家,高级技术工人是倍受尊重而且待遇不菲的,要达到这一点,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今年带第七届初三毕业班,说实话,的确有不少学生应当去职业学校,去学一门技能和本事,这本是一件好事。每年中考前夕,都有不少职业技术学校来学校提前招生。前些年,我还热情地给学生推荐一些学校,让家长带着孩子去考察。但近些年,我很少推荐了,原因有二:其一,有些职校的确名不符实,办学条件和教学水平达不到家长的预期,我若推荐,可能会误了学生。其二:推荐学生上职业学校总会招来一片讨伐之声,认为是老师在驱赶学生,是为了提高中考的平均分。但不管社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发展职业教育,让更多的孩子接触到适合自己的教育,这是很重要的。

  还是那句话,中国不缺大学生,缺高级技能人才。读职业学校的学生,抬起头,挺直腰,认真学本事和技能,未来,你们是栋梁!

  对中国职业教育这近二十年的办学实践来看,这个政策的制定从战略意义上还是战术意义上来说,都是完全失败的。让没有企业经验的教师们来搞职业教育就是一场最大的笑话而已,国家为职教投了这么多的钱,可以说是种子种在了石头上了,没有任何价值。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教育大灾难。

  学校和企业两方各怀各自的利益,根本就谈不到一起。企业真需要的人学校根本培养不出,所以企业只是需要劳动力了来用一把学校,一个企业如把人才指望于学校,365bet这企业就危险了。而学校真正的利益在于把学生招来套取国家的教育经费而已,至于能学到真技能与否,是无关紧要的事,学校所学无论多么的认真,企业是用不上多少的,大多是不可能专业对口的,所以学校也是上忽悠政府拿投资拿经费,下忽悠学生混个文凭。时间一到把学生贩给企业就行了,真正有几个学校会把教学放在重点上。如真要搞教学质量,光那实训耗材都耗不起,要让学生在学校都把技术学精学好,那成本得多大,学校不亏死,还如何运行。

  另外,现在中国做实业的有多难大家都清楚,学校要指望让企业给提供些硬件及人才方面的支持也是白日做梦,企业是要讲效率的,无利不用心,企业不会陪学校玩的,有那精力与财力在市场上直接聘请人才就行了,要培养也是对能安心在本企业的人才可花成本培养,对流动性太大又没有技能的学生,企业根本就没有与你合作的真心,各怀一己之私,两方能合作得了吗?

  未来之路如何?可以说在这种教育体制与企业制度下,没有什么好的前景,这是政府及专家们的一厢情愿或一种美好的幻想而已,在目前或长远的情况下不可能有好的发展。学校是国办的,质量不可能好,尤其是职业院校是差生的成长地,教师也是敷衍,企业都有明白清楚。从企业一方来讲,国有大型企业一般身份的人又进不去,其岗位不可能对百姓家的娃开放,私企更是不好办了,没有真实才学在私企是混不下去的,人家有人家的一套用人策略,不可能与你没质量的学校合作。外资企业也不是很乐观。

  强扭的瓜不甜,一切让市场来决定吧,企业的好多东西不是学校能学到的,日本、德国的企业大多是自己企业来培养人,从事企业工作的人与行政部门的人有同等的社保, 这就让企业身份的人能安心与工匠工作了,我们有这吗,这是最根本的,所以别指望这种合作能成功并能开花结果了。

  我是为了孩子读书才出来做保姆的认为我父母和婆婆都不在了我才出来我婆婆活到九十七才走的于于过有一个老人在我也出不来我出来到家政找了个工作词侯两位老人一位是九十九岁一位是九十四岁在他家一干就是两年了头一年和同说国家节假日双方歇乡他们一天都不给就有每个礼拜天休一天

  曾几何时,中国的应试教育演变成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挤破脑袋进大学门。而一大部分不专心读书,没有挤进大学门的年轻人因为“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缺乏生存的技能,步入社会后找工作难,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变成啃老族。

联系方式 / CONTACT US

地址:

江苏南京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中华园西路136号

电话:

13636672879

邮箱:

9090224@qq.com